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口老炮(ID:yikoulaopao),作者:炮哥被人注册了,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实话实说,我认识很多职场摸鱼大师,他们一般喜欢周五中午来找我吃饭。因为小酌两杯,下午就可以直接回家睡觉,不用再去公司。

大厂摸鱼的话题,之前我们写过很多次了,搞来搞去,就那么几个流派:周报派,PPT派,里应外合派,老白兔派,舔狗派。

如果仅仅把摸鱼定义成偷懒,那就太肤浅了,摸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做得好,不如做得好看。摸鱼的本质是,在职场环境中,寻找相对不透明的环节,用相对少的付出获得更高的回报,且在安全空间内操作。

周报派和PPT派,都是老套路了,大家自己翻翻以前的文章就知道怎么回事。

里应外合派,比较冷门,我可以详细讲讲。之前广东某零售企业有位做PR的朋友,老板对他一直不太满意,想要替换掉他,但是这哥们非常牛B,每次快被干掉的时候,就会有媒体过来写几篇大负面,然后老板上火,一堆人去处理也处理不好,最后还是得哥们去擦屁股。然后安全期又延长一段时间,最终熬到公司上市,期权到手,完美撤退。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起,我另外一个听闻。是一家餐饮企业,招了一个公关总监,上任之前先安排兄弟们负面走起,然后上岗之后,立刻处理妥当,掌声一片。

所以,我跟很多做老板的朋友都说过,其他岗位离职的时候都可以掰扯掰扯,但是公关岗位最好不要,好聚好散。

老白兔和舔狗,看字面意思,也知道咋回事了,无非是老资历加上搞好周边关系,然后少干活混日子,以及拍马屁跟着直属领导混日子。

关于摸鱼的事情,就不说了。说了太多,大家又说我不地道,揭露了行业潜规则,让大家的日子不好过,现在也没什么发家致富的机会了,无非就是一份工作,能对得起那份工资,就可以了。

最近,ChatGPT出来后,我跟几个摸鱼大师交流过一下看法,统一认为,摸鱼的日子要到头了,因为摸鱼的活将来都会被人工智能干掉,职场重新回到了创意和思路为核心的状态

新一轮的人工智能,会把大部分办公室里的基层执行者干掉,包括不仅限于软件开发、设计、传媒、财务、法务等行业。

这将是人类劳动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变化,我预判未来生产结构会发生三个阶段的变化:

第一阶段,调整期。

这个阶段,脑力劳动者将迎来一个洗牌期,适应了新时代的留下,不适应的归入到体力劳动者行列,弥补现在全球性体力劳动力不足的空缺。

第二阶段,拉锯期。

脑力劳动者数量进一步减少,计算机替代大部分脑力工作,体力劳动者的薪资待遇大幅度提升,以对抗潜在的脑力劳动者与体力劳动者之间巨大的贫富差距,但是脑力劳动者将有控制社会资源的潜在风险。

第三阶段,锐减期。

随着人工智能与物理自动化的相结合,体力劳动也逐渐被替代,人类渐渐陷入了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这个时候,对于人类来说,究竟是最幸福的时刻,还是最悲伤的时刻,我不好说。毕竟人类终于实现了可以不劳而获的理想,人工智能指挥一切替人类创造劳动成果,这个时候人口数量会继续增长,还是大幅度缩减,我想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以上三个时期,是我的个人观点,后两者能不能出现,存疑。但是第一个调整期是必然会来临的,而且24个月内,就会让我们彻底感知到这种调整。

这种生产方式的调整,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是一场倒逼,这一次倒逼对于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社会是一次巨大的挑战,尤其对于我们的人才体系。

在中国做传媒行业的人,都很清楚,我们的应试教育体系生产的人才,大多数是执行力比较强的工兵型人才,但是在创造力方面一直属于比较差,所以这些年以来很多领域从0到1的事情都不是我们干的,但是从1到100这件事,我们却很在行。

我前段时间去泰国,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泰国的很多传媒公司,在设计方面明显创意和审美都比北京强,而且薪资比北京低很多。熟悉泰国广告业的人也会知道,泰国的广告创意一直是亚洲做得比较好的。

很多带孩子去泰国读国际学校的人都知道,泰国的国际学校会很直接告诉你,这里很难培养学术类、科研类的学生,但是这里的孩子更快乐,也会更富有创意,这里是释放天性的地方。

我自己是做传媒公司的,国内创意人才有多稀缺,我心里最清楚。中国的乙方公司,大多都是一流执行,三流创意,以至于竞标的时候都是老板亲自上,拿到标后再交给下面人,最终的结局就是,甲方也挑不出什么硬伤,但是就是买不到惊喜。

这也就是为何美国可以找出上百个广告大师,但是咱们所谓的广告大师,连十个手指头都用不完的原因。

所以,我们的年轻人,喜欢自嘲、搬砖。的确,我们大多数人都在搬砖,干着机械的工作。

但是人工智能今天要来搬砖了,算力远远高于人类,人类肯定要让位于人工智能,比如基层的程序员、快讯记者、律师、文员秘书、校对、设计、剪辑……都会被替代掉。

这个替代的趋势,我想只要用过ChatGPT的人,应该都不会跟我争论吧?软件开发行业的Debuild、Tabnine,传媒设计行业的Grammarly、Omnekey、Jasper、Unity,售后的Kore.ai,制药行业的Insilico、Absci,接入了GPT-4的必应、Office、Adobe都会给我们制造新的交互。一年之内,我们今天所用的软件交互方式都会发生本质变化。

无论是淘宝、微信、美团还是滴滴,人机交互模式,都会发生变化。

人类与计算机的首次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开始了,语言的障碍被打消了,我们与计算机可以使用人类的自然语言进行交互,计算机成为新的直接劳动力进入了我们的生产体系。

那么问题来了,基础工作被替代掉的人类,去干什么活?

很显然,我们将迎来一个新的职场,人类必须学会指挥人工智能干活,或者说我们要有能力指挥人工智能干活。

这特别像是当年从纸张化办公到电脑Office办公,办公室里不会使用Office的员工就会被淘汰。比如我老妈,二十年前,她还是供销社的一个会计,现在再让她去某家公司工作,基本不可能,因为她不会用电脑。

首先,创意将变得至关重要。

黄仁勋说得很好,将来是一个人人都是程序员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用自然语言实现数字化功能,那么我们的创意将成为最强大的竞争力,这是人工智能目前很难取代的地方,也就是说所谓的灵感与脑洞,一个惊为天人的广告片,一部感人至深的动画,一首让人流泪的歌曲,这些都是人工智能自己不能独立完成的,而且长期来看也很难完成的。因为人类只要一天是社会的主体,那么情绪就是我们社会的主题,人工智能没有情绪,他们无法创造适合人类的艺术。

那么,如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让自己变成一个有创意的人,这将是值得我们所有职场人思考的问题,你有没有能力指挥人工智能去创造价值?

其次,架构思维将决定效率。

指挥人工智能干活,很像是建筑行业里,设计师与泥瓦匠的关系,人类将来会失去做泥瓦匠的资格,只有做设计师的唯一选择,画好图纸让人工智能去做泥瓦匠盖房子。

画图纸最重要的是什么?解构,光有创意并不是唯一的能力,我们还要在大脑里把一个创意解构成可以落地的逻辑思维,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有整体的解构能力和落地思维,才最终能跟人工智能配合好,否则就是人工智能对着一个空洞的创意,给出一个不切实际的三流方案,最终没法执行。

我们当下在工作中,就经常会发现,你给同事们下达一个明确的目标,但是不同的团队会做出完全不一样的进度和结果。这就是每个人解构能力不一样,有些人逻辑性强,有些人天生做事混乱无章。

第三,自然语言重新回到中心。

这些年,我遇到太多句子写不通的人了,我当年在报社带实习生,甚至很多985、211的新闻系学生也会有写不通句子的问题,未来很多连自然语言表述都有问题的人,在与人工智能交流的时候,能不能有效地调动生产力,我是打问号的。所以能够准确无误的描述清楚自己的想法,让机器更容易识别你的意图,也将是一门学问。

最后,增量信息的至关重要性。

人类最大的价值,是我们的分布式计算系统,我们是一个个自由灵活,可以随意移动的信息采集系统,我们在这个世界里随意走动,然后收集到无数的增量信息,增量认知,将成为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来源。

我经常在公司里跟我们的客户经理说,我们给客户做服务,不要永远都是网上找资源,然后编稿子,我们需要走出去,真正接近客户以及客户周边的一切,然后获取到目前公开渠道上没有的信息,通过这些信息给出新的认知,这才是最大的价值。

黄仁勋说未来人人都是程序员,而我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更认为,未来人人都是记者,人类最大的价值,将是信息采集和输入。

让我们把话题重新带到摸鱼这件事上。

周报和PPT派将会被人工智能拉平,大家谁也别想在这个方面继续卷,人工智能会把办公室里一切不透明的东西都变得透明,往日不可数据化的一些岗位,也将最终会迎来数据化,想要靠粉饰的结果来蒙骗,难度越来越大。

里应外合派将会被新的舆情监控系统分析出蛛丝马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链有可能会变成一张明牌,微软很多年之前做过一款叫做人立方的产品,就很吓人。

老白兔派将彻底失去职场竞争力,因为未来的企业,闲人没有生存空间,玩办公室老好人这一套,将不再吃香,结果成为唯一的导向。

但是,唯一不变的核心竞争力,还是舔狗派。只要有人类依旧是世界的主角,那么人就像是所有理性中的最大变数,舔狗就会继续是伟大而甜蜜的人才,谁能真正抵挡住糖衣炮弹呢?毕竟人是不讲道理的,老子就是喜欢,你怎么着?

说了这么多,大家也许会很绝望,其实也不用,人都是自私的,我们这一代人应该还能混过去,毕竟硅基目前还不太行。

我上周写的文章,很多人看完之后表示赞同,甚至有很多朋友说,应该像禁止克隆技术一样禁止人工智能。我说实话,我很悲观,因为人类的欲望会驱使我们的选择,我们必然会走向更强大的信息支配权。

打个比方,我们面对疾病,急性病,快速致命的,我们一般都很恐惧;但是对于慢性病,我们往往可以忽略不计,比如糖尿病甚至艾滋病,因为不会一下子死掉。

克隆技术就像是急性病,会快速颠覆伦理,人类接受不了。但是人工智能改造人类社会,需要一个相对长的过程,我们会自然而然地接受一切。

马斯克说的也许是真相,碳基就是开启硅基的一把钥匙,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庆幸的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我们大概率还可以用相对平静的方式度过这一生。长远的绝望不能替代短期的生存压力,长远来看宇宙都会归于终结,但是我们依旧要挣扎。就算硅基最终会取代我们,但是这个过程还是需要我们人类干活。

没有人类的地球文明依旧是文明,文明仅仅是信息的处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口老炮(ID:yikoulaopao),作者:炮哥被人注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