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微软新必应, ChatGPT, OpenAI, DuckDuckGo

666AI工具大全,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毕安娣,编辑:王靖,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高开”的微软新必应,正在承受压力。

一方面,谷歌没有留在原地被动挨打,聊天机器人Bard正在加速前进。当地时间3月31日,谷歌CEO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采访中透露,Bard将在未来几天从目前基于LaMDA的模型转移到更大规模的PaLM上。

🌟Microsoft’s Bard is set to shine even brighter with its advanced multi-step reasoning and math prowess, as coding capabilities are on the horizon. This significant upgrade elevates Bard above its predecessor, Microsoft Bing Robot, in terms of complex problem-solving. 🚀原先的不足之处正在转化为强大的竞争力,Bard正逐步打造一个更全能、智能的辅助工具。用户期待的不仅仅是流畅的对话交互,更是能够解决日常生活与工作中那些需要严谨逻辑和精确计算的任务。💻SEO优化提示:#MicrosoftBard #MultiStepReasoning #CodingFeatures #BingRobotUpgrade #AIAssistance

另一方面,微软的好朋友OpenAI正在面临巨大的阻力。

突然之间,很多人在呼吁停止比GPT-4更先进的商用语言模型的推出,包括马斯克在内的上千人发表了联名公开信,美国AI和数字政策中心(CAIDP)也向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发起投诉,请求其进行阻止。

🔥【欧洲对ChatGPT出手】💡 意大利率先行动,个人信息安全成为焦点!🛡️ 该国个人数据保护局已对ChatGPT展开立案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 德国也不甘示弱,联邦数据保护专员明确表示,出于数据隐私考虑,暂时禁止ChatGPT在德使用并非不可能的选项。👀 随着AI技术的发展,全球对于在线隐私保护的重视日益增强。Protecting your digital footprint has never been more crucial. 让我们一起关注,为未来安全把关!🌐 #ChatGPT禁令 #数据安全警钟

根据此前福克斯新闻的报道,OpenAI将在年内升级GPT-5。如今面对外界种种阻力,该计划是否能顺利落地充满变数。而对于微软来说,OpenAI的新语言模型是其最重要的武器之一。此前OpenAI发布GPT-4,强大的能力惊艳四座,微软当即表示必应机器人使用的正是这一模型。

🎉微软惊喜地注意到,尽管在搜索引擎领头羊谷歌全力以赴之际,他们遭遇了紧密的挑战,但背后却有一群小型搜索引擎纷纷挺身而出,加入了这场激烈的争夺战。👀这些小引擎不仅展现出决心,还以创新的方式崭露头角,为这个领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能量和活力。🔥微软意识到,尽管竞争激烈,但这同时也提供了扩展市场份额的机会,他们需要巧妙地利用这一态势,以适应市场的变化。💪未来,谁能在这场数字战役中脱颖而出,或许就取决于这些小引擎的策略与执行力了。SEO优化提示:搜索引擎大战、创新小引擎、市场机遇、战略执行

目前,还未见微软必应针对谷歌Bard升级和OpenAI危机的措施,但对身后的小引擎已经重拳出击。

当地时间3月24日,彭博社报道,微软公司威胁称,若搜索引擎继续将微软的互联网搜索数据作为自家AI聊天产品的基础,微软将阻止这些公司获取相关数据。

🎉🚀聊天机器人新纪元!🔍多个小型搜索引擎已引领潮流,如用户喜爱的*DuckDuckGo*和*Neeva*,以及创新的*You.com*,它们巧妙地融入了必应的力量,为用户提供丰富且个性化的搜索体验。不必担心信息来源,这些搜索引擎凭借其独特的技术,确保每个查询都能获得精准且全面的答案。SEO友好型设计,让您的内容更容易被搜索引擎发现,吸引更多的潜在读者。🚀🎉

微软杀了个回马枪,对着小引擎的AI梦就是一个正蹬。也许微软心里也清楚,必应虽为全球第二大搜索引擎,但市场份额仅为个位数。

比起必应追赶市场份额超过九成的谷歌,身后的小引擎追赶它,显得容易多了。

“微软将利用ChatGPT背后的人工智能颠覆互联网搜索市场,并拆毁支撑谷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率。”两个月前,当微软正式推出新必应时,其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向谷歌宣战。

Microsoft’s ambitious drive is fueled by the launch of its latest game-changer, the intelligent chatbot in New Bing. Following the狂热 success of ChatGPT and their multi-billion dollar investment into OpenAI, Microsoft has made a significant move with this groundbreaking product. Back then, Nadella emphasized the acceptance of non-profitability in search operations as a strategic move to侵蚀 Google’s dominant search market share. 🚀🔍💻

🎉谷歌主动出击,以全新聊天机器人’Bard’强势回应,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场意料之外的公关危机——演示中的失误瞬间引发了全球关注。遗憾的是,这起意外导致谷歌股价直线下滑,损失惨重,市值一夜蒸发逾万亿!但这无疑为微软的搜索引擎’Bing’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和流量增长。💡

必应捷报频传。

新必应推出的次日(2月8日),应用研究公司Data.ai的分析显示,必应应用程序的全球下载量在一夜之间猛增10倍,并在苹果应用商店成为第二受欢迎的免费生产力应用,仅次于谷歌邮箱Gmail。推出一个月后,3月10日,必应宣布日活用户数突破1亿。

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从微软推出新必应到3月20日这段时间,必应的访问量增长15.8%,而谷歌搜索引擎的访问量下降了近1%。Data.ai的最新数据显示,新必应的下载量在全球范围内跃升8倍,同期谷歌搜索引擎引用的下载量下降了2%。

但截至目前,若横比来看,必应尚未能在市场份额上撼动谷歌的绝对优势地位。

根据Statcounter数据,在刚刚过去的3月,必应的全球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只有2.87%,这个数字和2月的2.88%相比几乎持平;而谷歌的市场份额为93.18%,也与2月的98.17%相比几乎没有变化。其他维度如桌面端市场份额、美国市场份额,也是类似的情况。

更有意思的数据是,比起必应和谷歌搜索之间90%以上的市场份额差距,

雅虎的市场份额实际上只比必应低1.75%,就算是“小引擎”DuckDuckGo,其市场份额与必应相差仅为2.37%。

这也就意味着,微软想以新必应“摘桃”谷歌,不仅要蚕食谷歌的搜索市场、靠近谷歌,还要甩开身后的小引擎。

以ChatGPT为武器的微软,正是在这方面被小引擎“背刺”了。

几乎每个搜索引擎都在加入这场战斗,并且懂得找到合适的切点。

有的引擎懂得人为制造错位优势。成立于2008年的DuckDuckGo,从一开始就以“隐私保护”为卖点制造错位优势,争夺那些不信任大科技企业的用户,现在已经拿下了全球搜索引擎市场份额的0.52%。

3月初,就在微软发布嵌入聊天机器人的新必应的几周之后,DuckDuckGo发布了DuckAssist。

与必应机器人相同的是,DuckAssist也由ChatGPT驱动,在此基础上结合了Anthropics的语言解析功能。与必应机器人不同的是,DuckAssist目前将内容限制在维基百科及相关资源(如大英百科全书)的范围。

不管是ChatGPT还是必应机器人、谷歌Bard,都深受“幻觉”之苦,机器人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判断,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缩小机器人搜索的范围,理论上可以减少其生成内容时出现“幻觉”的现象。DuckDuckGo通过这种方式,再一次为自己制造错位优势。

有的引擎跑在对手前面。You.com搜索引擎2021年11月才推出,去年12月就已经推出第一代聊天机器人YouChat。

彼时距离OpenAI推出ChatGPT不过一个月,而微软还没有宣布推出新必应。今年,在微软召开新品发布会宣布新版必应上线的当天,You.com将聊天机器人升级为YouChat2.0,为用户带来更准确的答案、更丰富的视觉效果。

从形式上看,YouChat也已经抢跑必应。YouChat与40余个第三方应用程序一同开发,这个做法不仅可以为YouChat提供收入,还可以丰富YouChat给出的内容形式。

比如当用户询问股票价格,YouChat可以从维基百科抽取图表展示。通过和Stable Difussion等第三方的合作,YouChat可以直接为用户“画图”。此外,YouChat通过第三方应用软件嵌入回答的还可以是电影预告片、求职网站领英(Linkedln)等信息。

与之相对的,微软必应刚刚于4月4日更新聊天机器人,在其对话中包括图片和视频搜索结果。

这样的“超前”离不开You.com创始人的“不凡”。其创始人理查德·索切尔(Richard Socher)本身就是人工智能科学家,曾于斯坦福大学担任兼职教授。其学术作品在谷歌学术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引文排行榜上名列第四。

今年推出了NeevaAI的搜索引擎Neeva,其创始人拉马斯瓦米(Sridhar Ramaswamy)是工程师出身,在谷歌工作15年,曾是谷歌的广告与商业业务主管。

同样“抢跑”的还有“对话式搜索引擎”Perplexity.AI。从产品的定位就可以看出,其产品本身就可对标必应内嵌的聊天机器人。时间上,Perplexity.AI于2022年上线,也同样早于微软新必应的推出。

其联合创始人兼CEO斯里尼瓦思(Aravind Srinivas)曾就职于OpenAI,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CSO则曾就职于Meta AI。

不可小觑的创始人履历,颇为迅速的跟进动作,都让必应不能大意。

根据SimiliarWeb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You.com的网站访问量达1580万次,环比上涨150%左右。而Perlexity.AI颇受资本青睐,刚刚在3月底完成了2560万美元的A轮融资,融资后估值约为1.5亿美元。

拿出不惜成本也要追击谷歌之姿态的微软,不难发现对于身后的小引擎来说,“不惜成本”甚至来得更加轻松。

一方面,这些小引擎大多以“无广告”“重隐私”等进行错位竞争,用You.com创始人索切尔的话说,是“反谷歌”的。

对于它们来说,广告收入的损失本身就难以形成阻碍。在发展聊天机器人的同时,小引擎在寻求另外的盈利方式。比如YouChat与第三方的合作,以及推出其他AI付费工具如YouWrites(可帮助用户生成邮件或文章等);Neeva则提供无广告的订阅服务。

小引擎如此热烈地投身“颠覆搜索”的战斗,必应当然坐不住了。

据彭博社报道,微软已经告知至少两位客户,使用必应搜索的索引(Index)为他们的聊天工具提供信息违反了合同条款,微软可能会终止向这些企业提供访问数据库的许可证。

前文提到的DuckDuckGo、Neeva、You.com均有使用必应的索引,对于微软来说,没有比这更能快速遏制他们用聊天机器人削弱新必应独特竞争优势更好的手段了。

从常识来讲,用着别人的数据,还和人家竞争,的确有点“不仗义”,必应此举,难道不是在捍卫自己的权利吗?

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庞大的索引本身,正是谷歌和必应的“护城河”,这也许比人工智能工具更难跨越。

根据《纽约时报》2020年的报道,谷歌自成立两年后的2000年就已经拥有超过10亿个网页索引,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膨胀到了5000亿到6000亿。而英国竞争主管部门表示,微软的索引包含1000亿到2000亿个网页。

目前,微软和谷歌是仅有的两家对整个网络进行索引的公司,而谷歌对其索引设有使用限制。对于小引擎来说,索引整个网络的成本很高,接入必应的索引几乎是不得不为的。

抓取网页是需要花钱的,这对微软来说是做与不做的问题,对小引擎来说则沉重到难以负担。很多曾经立志建立独立索引的引擎都以失败告终,而前文提到的DuckDuckGo也是其中一员。

在成立几年之后,DuckDuckGo停止了全网索引,转而从微软那里获取搜索结果,仅保留对维基百科等网站的自检索。

在2019年向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提交的声明中,该公司表示:“如今,以及在可预见的未来,一家有抱负的搜索引擎初创公司不可避免地要向微软或谷歌寻求搜索结果。”

FindX的故事足以说明小引擎的困境。

2015年,这家丹麦的公司试图创建自己的引擎,但Yelp和Linkedln等网站却不允许这个年轻引擎抓取自己。而由于一个代码漏洞,FindX被标记为有安全风险,很多基础设施提供商将其屏蔽。最终,这家曾野心勃勃的引擎在2018年关闭。

对于小引擎来说,这是一个尴尬的“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困境:没有足够的流量,无法取得足量网站的信任,让其抓取自己的内容,尤其是大型网站更为谨慎。而没有足量的网站被抓取,建立不了够大的索引,又难以吸引用户反复使用,也就没有足够的流量。

也有人想要突破这样的怪圈,在欧洲,一个名为开放搜索基金会(Open Search Foundation)的组织提出建立共同的互联网索引的计划。

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足够大且有效的公共索引被建立起来,小引擎要么就像DuckDuckGo一样“弃暗投明”,屈服于微软和谷歌,期待有朝一日可以甩开拐杖。要么就缓慢地“死磕”,至今还是有自建索引的引擎,如Brave,但规模尚小。

微软的警告与威胁,实际上是在奋力追赶谷歌的同时,一次严肃的“清后”行动。在它认为必应有希望以新型搜索方式挑战谷歌的同时,自然明白这种新型搜索方式必须得足够独特。

有意思的是,在微软发出威胁之后,小引擎们似乎并没有退缩。不管是You.com还是Neeva、DuckDuckGo等,都还在大力推广自家的聊天机器人。

其中You.com没有对微软的威胁予以回应,DuckDuckGo的DuckAssist本就基于维基百科等网站,可能暂时不会受到影响。而Neeva则干脆“宣布独立”。

3月28日,Neeva官方账号在推特发布消息:“经常有人问我们,Neeva有自己的搜索堆栈吗?答案是:是的!我们是玩真格的。我们是独立的。

Neeva进一步解释,早期,Neeva始于必应的搜索技术,但如今是每天抓行上亿个网页、总计拥有数亿页面索引,建立了“在谷歌和必应之外最大的完整的搜索堆栈”。

就目前来看,微软为必应“清后”,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至少无法阻止最显眼的几位竞争者。

而另一边,谷歌动作频频,OpenAI面临未知。想要蚕食谷歌搜索市场的必应毫无疑问已经“高开”了,但要想不“低走”,还有很多仗要打。

参考资料

1、华尔街见闻:《搜索市场要变天?整合OpenAI技术后 微软必应下载量跃升8倍》

2、创业邦:《资本愿意给钱,现在,人人都想做一个搜索引擎》

3、钛媒体:《百万账号被封,人类跳反,ChatGPT下半场如何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毕安娣,编辑:王靖

AI时代,掌握AI大模型第一手资讯!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扫码右边公众号,驾驭AI生产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