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 的发布在高等教育领域掀起了滔天巨浪。许多大学以很快的速度发布了有关它的使用指南(当然也包括禁令和封杀,不过更多的还是接纳)。

教授们已经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一系列人工智能政策。大学生们——不管他们是否承认——或多或少地尝试了这个工具,希望它能帮助他们完成作业。 但是,针对这个功能强大的聊天机器人,美国 K-12 教育领域似乎并没有给出谨慎而积极的反馈。

全美的高中生没有看到透明的、明确的使用政策,而是遭到了 OpenAI 网站被一刀切封禁的命运——至少我的学校是这样的,连 openai.com 官网都无法访问(注:本文作者是宾夕法尼亚州伯利恒摩拉维亚学院的一名高中生)。以下为其所写信件的内容:

这太可惜了。如果教育工作者积极让学生了解该技术的能力和局限性——并与他们合作定义新的学术标准——ChatGPT 和更多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本可以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实现 K-12 教育的民主化和复兴。

我知道这是一个大胆的主张。但在对生成式人工智能进行了几个月的测试之后,我对此十分乐观。你想要我举例说明?大学申请就是一个好的例子。

(来源:STEPHANIE ARNETT/MITTR | ENVATO)

如今,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申请大学更让高中生心力憔悴了,当我苦苦思考我的申请文书时,使用 ChatGPT 作为实时编辑器的想法很有吸引力——部分原因是它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但主要是为了开拓思路。

我让 ChatGPT 仔细审查了我对分号的糟糕使用,以 0-10 的等级对我的写作进行评分(结果不稳定且令人抓狂),甚至还让它扮演了招生顾问的角色。它的建议与现代大学论文的评估要求根本不相符,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选择了忽略它。

但是,尽管它是一个机器人,但与它“开诚布公”地讨论我的写作方式和文章却帮助我弄清楚了接下来我想说什么。

使用 ChatGPT 来拓展思路,从遣词造句到段落结构,都强化了我自己的思考。我在应用它的每个领域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从生成法语中过去完成时的解释并让五年级学生看懂,到破译人体肌肉的拉丁名称。

所有这些加起来就能得到一个简单但深刻的事实:任何能上网的人现在都有私人导师,而无需支付私人辅导费用。当然,这是一个容易被蒙蔽、偶尔会胡编乱造的导师,但它仍然是一个导师。它带来的影响很难被夸大。

在大型公立学校中,学生难以获得足够的关注,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没有足够教育基础设施的社区和贫困社区之中。正如心理学家本杰明·布鲁姆(Benjamin Bloom)在 1980 年代初期所证明的那样,直到学生掌握知识为止的一对一辅导,可以让几乎所有学生的表现都比班级平均水平高出两个标准差。

ChatGPT 当然无法复制人类的互动,但即使是最坚定的批评者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也许只有 1% 的学生会以这种方式使用它,也许它的效率只有人类导师的一半,但即便如此,它在教育普及方面的潜力也是巨大的。我甚至会说,如果在疫情期间存在 ChatGPT,那么学业落后的学生就会少很多。

当然,那些谴责 ChatGPT 终结了批判性思维的人可能会回击说,ChatGPT 只会加剧学生在疫情网课期间可能养成的懒惰学习习惯。

我对高中生经常使用的学习技巧有足够的经验,所以我也认同这是一个合理的担忧——但我们不应该敌视 ChatGPT,它只不过是一系列“教室科技革命”中的最新成果,在它之前,人们还对计算器和互联网持有类似的看法。

可以说,ChatGPT 在课堂上的潜力与它在提高个人教育成果方面的潜力一样大。英语老师可以用它来改写 AP 试题中令人困惑的答案,以帮助学生更有效地备考。

他们可以为每个学生提供一篇与他们所写文章立场相反的文章,并让他们在尝试区分这些相反的论点。没有哪个人类老师可以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解释一页又一页冗长的阅读理解问题,或者亲力亲为地写出数百篇论文,但聊天机器人可以。

教育工作者甚至可以利用 ChatGPT 的伪造、错误归因和胡编乱造的能力,以此作为向学生传授虚假信息的一种方式。想象一下,使用 ChatGPT 撰写隐藏微妙逻辑谬误的文章,或提出几乎但不完全正确的科学解释。

学会区分这些足以以假乱真的问题,将极大地锻炼学生的批判性思维。面对一个充斥着政治正确、内容审查和深度伪造的世界,这种新型的学术作业将让学生做好准备。

当然,关于 ChatGPT 的未来并不一定都是好事情。但我们避免坏事情的方法,也是将这项技术与其类似的破坏性技术一起规范和监管的唯一方法,是更多的讨论、更多的指导和更多的理解。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ChatGPT 不会很快进入 AP 英语课堂,而且随着最近发布的 GPT-4,我们已经看到教育科技公司的爆炸式增长,它们减少了教师和学生使用聊天机器人所需的工作量和专业知识。

所以这是我对学校政策制定者的建议:无论你选择在学校采用何种具体政策,都要解除对 ChatGPT 等类似工具的一刀切封禁。前进的道路始于信任学生使用该工具进行试验,并指导他们了解如何、何时以及在何处使用该工具。

你不需要围绕它重组整个课程体系,但封禁它只会把它的使用转移到暗地里。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会导致困惑和误解,而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会导致误用和滥用。

ChatGPT 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会有更多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我们无法全部封禁,而且这样做会发出错误的信息。我们需要的是学生、教师和管理者之间的直接对话。我很幸运能够在一所朝这个方向迈出第一步的学校学习,我希望更多的学校会效仿。

支持:Ren

原文: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3/04/14/1071194/chatgpt-ai-high-school-education-first-pers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