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AI生成的文本与人类的写作越来越像,高中和大学的老师们快被疑似AI作弊的论文淹没了。最可怕的地方在于,真假论文根本难以辨别,这让老师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近日,香港大学向全体师生发出通告称,禁止所有课堂、作业和评估中使用ChatGPT或其他AI工具,否则将被视为「抄袭」。而港大也成为了香港第一所明文禁止使用ChatGPT的大学。

对此,香港中文大学表示,将于下周开会审视情况并制定适用政策;香港浸会大学虽未明确禁止使用ChatGPT,但强调极度重视学生和教学人员的学术诚信。港大明令禁止使用ChatGPT据多家港媒报道,香港大学副校长何立仁(Ian Holliday)于2月17日致函师生,要求校内禁止使用ChatGPT或其他AI工具上课、做作业或考试。如果必须要使用,需事先获得相关课程导师书面许可,违反上述临时措施的行为将被视为「潜在抄袭」行为;如果教师怀疑学生使用ChatGPT,可要求学生讨论有关论文或作品,设额外的补充口试、新增课堂考试等。

何立任解释说,随着ChatGPT席卷互联网,动摇全球教育,港大计划就人工智能对学校教学的影响展开广泛的校园辩论。他说:「由于影响重大,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一项长期政策。」「因此,我们需要采取短期政策:作为一项临时措施,我们禁止在香港大学的所有课堂、课程和评估任务中使用ChatGPT或任何其他基于人工智能的工具。」

何立仁警告说,违反临时政策的行为将被视为抄袭,并表示教师可以使用各种方法,来验证学生是否借助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帮助。他说:「怀疑使用ChatGPT或其他基于人工智能的工具的教师,可以要求学生讨论他们的成果,必要时补充口试、线下考试或采取其他措施。」

香港大学本科生代表Casey Chik Yau-hong表示,作为一项权宜之计,ChatGPT的禁令是可以接受的。他补充说,对于很多学生来说,这项技术是不公平的。在他看来,如何检测人工智能的内容更值得思考。Chik说,他更关注承诺的磋商结果。「从长远来看,我更关注大学将如何为学生提供充分利用这些工具的空间,包括如何适应这项技术,」Chik说。港校加入「AI绞杀大队」

香港浸会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希望学生在学术追求和创作中适当利用技术,但任何声称非原创作品属于自己的作品的行为,都会因剽窃而受到纪律处分。不过,浸会大学没有具体说明使用人工智能辅助工具是否会被视为抄袭。

香港城市大学表示,由于评估需要时间,学校尚未就该问题做出决定。与此同时,香港科技大学表示,它已经制定了处理剽窃的程序,并将在审查其政策之前密切监测该技术对学术和研究工作的影响。据SCMP报道,香港资讯科技商会(HKITF)荣誉会长方保侨(Francis Fong Po-kiu)表示,有各种工具可以检测学生是否使用任何人工智能的工具来撰写论文或进行课程作业。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如果学生严重依赖基于人工智能的工具来完成课程,他们就无法发展自己的逻辑推理、批判性思维和语言技能。他们将失去独立自主的学习和知识的验证过程,」他说。在荷兰高校,使用由人工智能撰写的文本会被归类为学术欺诈,但许多学术机构表示,如何判断ChatGPT内容是审查的难点。自ChatGPT推出以来,教育专家对其考试能力进行研究。他们表示,如果由本科生提交ChatGPT生成的答案,可能会获得课程满分。而对于程序员来说,ChatGPT更像是天降大神。毕竟,使用该工具甚至可以在几秒钟内解决编码挑战。

但ChatGPT无法通过利用互联网上的大量文本并进行基于概率的猜测来回答用户的问题,这意味着它仍然无法解决基于实时信息的查询,并且可以提供合理但不正确的回答。OpenAI表示,目前ChatGPT不应用于高精确度需求的领域,并且更适合涉及调用事实的任务,而不是需要「逻辑推理」的任务。国外学生纷纷掀起ChatGPT作弊热潮之前,美国某大学学生利用ChatGPT写的论文拿下全班第一的新闻,让人们惊呼教育体系是不是真要被AI颠覆了。Nature1月24日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教师们正在重新考虑作业形式,以解决作弊论文激增的问题。

Nature: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3-00204-z这些老师并没有过虑,某项调查显示,已经有89%的美国大学生已经在使用ChatGPT做作业了。而最近,ChatGPT作弊丑闻又在佛罗里达州一所高中的精英学术项目中爆发,震惊了全校。

老师痛心不已:这么聪明的学生,为何选择作弊?

最近,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发现,某些学生提交的论文明显有问题——跟他们之前写的论文文风完全不一样。

ChatGPT作弊丑闻震惊了佛罗里达州的Cape Coral高中其中几名学生已经承认,自己使用了ChatGPT。但还有一些学生并不承认,这位负责人已经打算跟有嫌疑的学生当面对质。她强调,如果事后被学校查出来这些学生确实有不当行为,那他们面临的后果,会更加严重。这位负责人表示,有作弊行为的学生,会被取消毕业资格。这起丑闻已经震惊了全校,因为这个精英项目,招收的都是优秀学生。一位老师表示:「我们拥有最聪明、最勤奋和最有竞争力的孩子,而他们居然会选择作弊,真是太令人痛心了。唯一令人欣慰的是,目前用AI作弊的只是少数几个人。」

Cape Coral高中的老师们正在邮件里讨论,哪些学生涉嫌使用AI作弊现在,老师们希望作弊被发现的恐惧,以及可能受到的严厉惩罚,可以对学生起到一些威慑的作用。但是,检测ChatGPT作弊的难点在于,它每次都会生成不同的语言,因此传统的剽窃检测程序是无效的。为此,校领导们正在分析学生的Chromebook,从而查出哪些作业是可疑的。并且,同时采取定期与学生面谈等措施,来检查他们对知识的掌握程度。老师们认为,这种方法能够确保学生的作业「真实反映自己所理解的内容」。其实,为了遏制不断肆虐的作弊恐惧,ChatGPT的制造商OpenAI已经推出了检测AI生成作品的工具,但准确率还无法保障。

体验地址:https://platform.openai.com/ai-text-classifier纽约市、洛杉矶、西雅图、弗吉尼亚州等几个主要学区,早已在学校设备和网络中禁用了ChatGPT等AI。而精英项目负责人说,「我们绝不容忍作弊行为。任何违反行为准则和学术诚信政策的学生,都将受到处分。」「作为网络安全工作的一部分,学校的信息服务团队将继续加强Chromebook的安全功能,以阻止学生使用AI来完成作业。」在AI伦理课上,用AI作弊无独有偶,根据NBC Bay Area的报道,在一门「AI伦理」课上,竟然又学生把用ChatGPT写的论文交了上去。「这可太讽刺了,」圣克拉拉大学的技术伦理项目负责人Brian Green教授说道。「这篇文章并不完全切合主题,而且,它的行文有一股子『机器人味』。」于是,哭笑不得的Green教授干脆直接把期末作业的形式给改了:不会再采用论文的形式,而是由学生亲自进行口头报告。

Brian Green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几所湾区大学已经召集了所有教授,讨论如何应对ChatGPT对学校教学的影响。而这几则新闻,只是众多ChatGPT作弊案中的最新报道而已。当然,学校对于ChatGPT的恐惧,也引起了制造商OpenAI的注意。CEO Sam Altman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学校需要克服它。「生成性文本是我们都需要适应的东西,」Altman说。「我们适应了计算器,于是改变了我们在数学课上的测试内容。毫无疑问,ChatGPT是一个更极端的版本,但同时它的好处也更极端。」

的确,ChatGPT要比计算器厉害得多,对喜欢作弊的学生来说,用处也更广泛。至少有一点,Altman是说对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很多基础的写作任务,都可以交给AI完成了,我们只需要做很少的人工输入,尤其是一些高中英语课上在教的作文主题。现在,压力给到了老师这边但不得不说,在AI伦理学的课堂上使用ChatGPT,确实有些讽刺。对此,Green教授表示,我们的目的是为社会培养工程师、作家、商人等等,结果却发现他们只会在所有的课程中作弊。而这就涉及到了一些非常基本的问题,即教育系统是做什么的,它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它应该在社会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如果我们无法评估这些学生是否掌握了教授的内容,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但不幸的是,对老师来说,ChatGPT和它的继任者们还将会不断发展壮大。如果学校想让学生们为人工智能时代的生活做好准备,就必须教会他们如何正确地与最新的聊天机器人合作。当然,这并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毕竟老师们自己先要把这些AI搞明白才行。回想一下,当年搜索引擎刚出现的时候,「学生使用搜索引擎写作业是否算作弊」这个问题,就曾引起轩然大波,而如今,人们早就对「百度一下」习以为常了。或许,ChatGPT真的只是出现地太早了而已。参考资料:https://udn.com/news/story/7332/6980433

https://nypost.com/2023/02/16/chatgpt-cheating-scandal-erupts-at-florida-high-school/https://gizmodo.com/ai-chatgpt-ethics-class-essay-cheating-bing-google-bard-1850129519

新智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