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标 凤凰WEEKLY财经

收获优质内容,会快人一步

刚刚发布完文心一言的李彦宏,走进亚布力论坛的现场,心情显然好了许多。

俞敏洪在现场演讲中专门夸了他,“今天ChatGPT已经讨论两个月了,有多少企业家玩过ChatGPT,李彦宏当然没有问题,他已经发布了文心一言,我们其他的企业家玩过吗?没玩过,你有资格谈世界高科技的发展吗?”

随后,李彦宏自己的演讲也谈及“增长的动力”,他提出,增长来自创新,创新靠“反馈”推动,文心一言恰恰是一个靠反馈来不断提升的模型。

不仅如此,百度股价也“先抑后扬”,3月17日,百度港股股价报142.2港元,上涨13.67%。

一天前,3月16日文心一言发布会现场,李彦宏还显得“十分小心”。刚一开始,百度港股股价就来了一波跳水,盘中下跌超10%。

发布会现场并没有出现文心一言产品的现场演示,而是采取Demo录制的方式,用提前准备好的问题和答案做了呈现。

文心一言并没有全部开放用户使用,而是采用了“邀请码”的形式。直到当晚,才有部分用户得以在文心一言中“尝鲜”。不少用户已经给出了“就这?”的疑问。

作为国内第一款对标ChatGPT的产品,百度文心一言算是替整个中国人工智能行业迈出了第一步。

但犹如心急吃了热豆腐,“烫嘴”的感受也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

就在文心一言发布的前一天,北京时间3月15日凌晨,OpenAI发布了最新多模态模型GPT-4。

文心一言发布之后,3月17日凌晨,微软宣布直接将GPT-4模型嵌入Office应用程序,命名为“Microsoft 365 Copilot”。Word文档撰写,Excel数据分析等,都可以用Copilot来帮忙。

用户的胃口一下子被拔高,百度文心一言则成了被夹在中间的那一个,刚一上线,就要较劲。

不怕被玩坏,但怕被坏体验淹没

从文心一言宣称要上线那一天起,外界就对百度抱有种种期待和质疑。

一方面,是“美国科技巨头有的东西,我们中国也有”带来的兴奋感;另一方面,则是对文心一言究竟能有多少干货的疑问。

ChatGPT上线以来,玩出过很好的体验,也有不少被玩坏了的案例。

当李彦宏在百度财报会上逢问必提文心一言的时候,有人会犯嘀咕,文心一言万一上线搞砸了,怎么办?

而且,当ChatGPT-4问世之后,文心一言被压过一头几乎成了定局。

据此前《凤凰WEEKLY财经》了解的情况,文心一言的内部预期是,大致可以赶上或小幅超过初代ChatGPT,但距离最新的ChatGPT尚有差距。

发布会上,李彦宏也很诚实地说明了这一点,“大家的期望值,是我们对标ChatGPT,对标GPT-4,这个门槛有点高。”

发布会现场,百度演示了文心一言的五个集中场景:文学创作、商业文案创作、数理推算、中文理解和多模态生成。

此前一直被百度大力宣传的“懂中文”这一功能,也在上线的文心一言中得到了体现。

有人借机玩起了中国网友熟悉的老梗“宫廷玉液酒的下一句是什么”,文心一言很快接出“一百八一杯”,并回答出,这是1996年春晚小品《打工奇遇》的台词。

相反,ChatGPT-4的回答显然没有读懂这个只有中国网友才懂的默契。这个问题更像是激发起了它吟诗作对的“灵感”,答案中,李白、苏轼、辛弃疾、杨慎等古代诗人的作品元素,外加它自己对上的“金龙万岁春”,组成了一场诗词杂糅大观。

文心一言也有翻车的时候。例如,在预测2023年NBA总冠军时,文心一言给出的答案就是“过时”的版本,答案中的杜兰特早在2019年就已经离开了金州勇士。

正如李彦宏所言,这种生成式的语言大模型确实会出现“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现象,大家在其他大模型的体验过程中应该有这种感觉。

但同时,《凤凰WEEKLY财经》发现,只要有耐心“调教”,文心一言也会在对话中主动“学习”。当用户就同一个问题反复质疑和追问时,最初答错的文心一言也会不断从自己的知识库中寻找正确答案。

无论是百度内部,还是AI行业人士,都承认,单纯地凭现在的表现去对比文心一言和ChatGPT谁更智能,或者给文心一言贴一个定性的标签,既不客观,也没必要。

原因很简单,作为语言模型,文心一言就如同一个刚刚上小学的孩子一样,既需要大量的内容作为“课本”,也需要这些不断被玩坏的经历作为作业本中的“错题”,不断进步,考满分的概率才会不断提升。

李彦宏也表示,无论是哪家公司,都不可能靠突击几个月就能做出这样的大语言模型。因为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需要多年的坚持和积累,没法速成。

但人言可畏,如果文心一言的“玩坏”体验被持续放大,负面评价持续增加,生存环境越来越糟糕,这对企业和产品自然也是有害无益。

所以,当百度CEO李彦宏和CTO王海峰带着文心一言出现的时候,一副“露怯”的表情,一系列“邀请码”操作,让人看似不那么过瘾,但却是现阶段文心一言的真实写照。

毕竟,谷歌已经是前车之鉴。2月8日,谷歌的聊天机器人Bard首次亮相就惨遭滑铁卢。当天谷歌股价暴跌7%,市值蒸发千亿美元。

刚上学的孩子,成绩不好,挨点批评是理所当然,但作为家长,也怕孩子直接被骂到不敢出来上学。

心急的百度,等不起

发布会现场,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直言,文心一言的推出,并不是头脑发热。然后,摆出了一系列技术成果来列举百度有能力把文心一言做好。

比如,在人工智能四层的技术架构(模型、框架、芯片、应用)上,百度都有很深的积累。

又比如,百度从2019年就开始研发相关模型,这些模型对训练文心一言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但很显然,ChatGPT的问世,对整个中国人工智能圈的影响都是地震级的。

《数智前线》援引资深从业者的观点称,目前全球还没有能跟ChatGPT抗衡的大模型,业界共识是差距在两年以上。

既然如此,百度为何要把文心一言过早地“架出来”呢?

李彦宏的一席话透露了百度的真实想法,“对标ChatGPT,百度是全球大厂中第一个”。

在中国,多年的社会认知和市场情绪决定了,“第一”的意义太重要了。

在口碑上,有了第一,就有了榜样的效应,也有了被载入史册的理由。在市场上,有了第一款产品,意味着有了最早承接市场需求和商机的能力。

更现实的原因是,百度背后的对手也不少。

仅仅是ChatGPT爆火的2月,已经有华为、阿里、腾讯分别透露了在ChatGPT方面的进展。阿里达摩院研发的阿里版ChatGPT正在内测;华为则表示,公司2020年开始在大模型实行布局,2021年发布的鹏程·盘古大模型就是业界首个千亿级生成和理解中文NLP大模型。

其中,华为可能是最重要的对手。

市场调研机构Omdia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全球来看,占据市场份额头部地位的人工智能模型分别由谷歌和Facebook开发,国内则以百度飞桨和华为昇思为主流。在国内开发者认为的模型支持力方面,谷歌、华为和Facebook的受认可程度均高于百度。

在模型提供的支持度方面,谷歌、华为和Facebook模型的认可率分别为27%、19%和18%,百度飞桨只有12%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人工智能商业化的落地,这是百度最需要的,也是始终没能最终解决的。

从2月宣布即将上线文心一言开始,百度就开启了“摇人”模式。金融、传媒、餐饮、消费等行业的不少企业纷纷宣布接入文心一言。截至3月17日晚,排队申请百度智能云文心一言企业版API调用服务测试的企业用户突破8万。

在这方面,ChatGPT的商业变现模式恰好可以为百度所用。针对个人,推出了升级版的ChatGPT产品,费用为20美元/月。针对企业,则是将ChatGPT集成到产品中,开放API接口调用,价格为每1000次调用,需要0.002美元。

百度需要文心一言与各行各业结合,一是为了产品能够唤醒市场需求,为百度尽早带来商业利益,实现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落地。二是为了通过文心一言在市场上的历练与迭代,了解用户真实的使用反馈,为百度模型积累更多的数据。

毕竟,要养活一个模型,也是很烧钱的。

国盛证券的一份研报表示,基于参数数量和token数量估算,ChatGPT-3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算力方面,ChatGPT的初始投入大约需要7.59亿美元,电费还需要每天4.7万美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百度的文心一言,从功能到盈利模型,都还有着太多的问题要回答。

但是,即使现在被骂上天,百度也绝不能再把步伐收回来。

提前跑出一步,就多一分生命力。等下去,只能坐失良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