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ChatGPT火出圈以来,国内科技圈开始频频发力,多家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纷纷表示将开发中国本土化的ChatGPT。标志性事件是今年2月,王慧文发出“英雄帖”,宣布带资组队,打造中国的OpenAI。同时,他透露,成立“光年之外”,个人出资5000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自有资金占股25%,引发业界热议。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图源:中国小康网

此外,浪潮信息宣布已推出用于国产ChatGPT的AI算力产品;面对ChatGPT在AI+搜索方面发起的挑战,百度计划推出ChatGPT竞品“文心一言”,将于三月份完成内测,并面向公众开放。出门问问CEO李志飞、搜狗前CEO王小川、京东前高级副总裁周伯文、亚马逊首席科学家李沐、快手前MMU(多媒体内容理解)负责人李岩等技术大牛先后发声意欲投身打造中国版OpenAI或ChatGPT。阿里、腾讯、京东等企业也已展开类ChatGPT技术和产品的竞逐。

可以预见,新一轮的技术浪潮即将来临。

“不是取代,是增强”

ChatGPT自发布以来,引发了各种讨论,既有赞赏也有担忧。

作为新生事物,ChatGPT最令人震惊的有两点,首先直接冲击以创意类和认知类技能为主的高难度复杂任务;其次完全颠覆了以往AI从低技能到高技能的替代顺序,直接从知识密集型行业开始影响。

ChatGPT不仅能够写诗、写代码、写文案,甚至能独立完成一篇学术论文。与前几代AI相比,ChatGPT已经出现了质的飞跃,对人类创造力、相关技能和工作的冲击是巨大且令人始料未及的。于是,关于“ChatGPT可能取代谁的工作?”引发了最为广泛的热议。

ChatGPT开发商OpenAI的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分享了对于未来的预测:AI大模型技术,将成为继移动互联网之后,未来最大的技术平台;而以聊天机器人为界面,加上图像、音乐、文本等多模态模型的发展,将诞生大型企业。甚至有一些更激进的预测,比如AI科学家将学会自我迭代,它不仅仅降本增效,还将为人类带来新知,增加人类知识的总和。

山姆·阿尔特曼还表示,将来在基础模型和具体AI应用研发之间会有一个中间层——一批专门负责调整大型模型以适应具体AI应用需求的初创企业。能做好这一点的初创公司将会非常成功,但这取决于它们能在“数据飞轮”上走多远。

虽然作为ChatGPT的创始人,希望它有创造意识,但现在AI在可以见到的场所,还是不能替代人类的创造力,所以山姆·阿尔特曼也承认,至少目前看到的不是取代,主要是增强。

前手机淘宝负责人、资深互联网技术从业者唐勇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采访时表示:“ChatGPT确实带来了技术方面的整体革新,带给了大家很多的想象空间。而且这个技术革新并不是实验型的产品,而是应用型的产品。不管是国内国外,大家已经发现了很多可以操作的周边应用。作为技术从业者,我还是蛮兴奋的。从ChatGPT作为个人助手的角度而言,我是程序员出身,最近尝试用它编写具体应用场景的代码确实提升了效率,效率高质量高。甚至在和朋友尝试中,他作为一个没有编写过任何程序的人,通过语言要求,ChatGPT也能够输出他要求的代码。我去验证,是正确并能够实现朋友意图的。另外,更直接的体会和感受体现在查找信息的精准性,特别是结构化信息和已有经验的总结上。”

“ChatGPT的可实用性和精准性已经很高了,解决了很多问题,以我自身为例,为了把42英寸的显示器分成4个显示屏,我查阅了两小时的搜索引擎看文章,而使用ChatGPT三分钟,问了两个问题,它就给了我想要的答案,以前的搜索是分析你的意图,带给你所有可能匹配你的意图的信息。ChatGPT是理解你的要求,根据内容精准的‘生成’答案。搜索引擎只是理解,而ChatGPT是在解题。所以,它所带来效率上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唐勇说,“而且,ChatGPT的交互层看上去简单,却有着非常大的创新,如果可以把每个对话框看成一个小的机器人训练模型,你可以在对话窗口里围绕一个主题,不断地对它训练,它会越来越贴近你想要的结果。”

唐勇认为,ChatGPT国产化对一些行业及其从业者,以及教育本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将来的学生应该学什么?应该具备怎样的基础素质和能力?“我们以前觉得AI首先替代的是重复性机械劳作,现在发现,它对脑力工作者的取代更直接,但对艺术家和创意工作者的替代还是难以实现。与其说是ChatGPT国产化后的弊端,不如称之为进化,进化的同时一定会鼓励一些人,淘汰一些人。”

唐勇预估翻译行业以后受到的冲击会很大。“将来有可能我们真的就不需要去学外语了。特别是文本型业务和简单创意性的内容,以后自动生成总结、新闻、文本、邮件,甚至自动打字都有可能。现在国内外都在测试ChatGPT的应用边界,ChatGPT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里程碑事件,它代表AI的技术发展达到临界点,预示着原有的商业模式都有机会重塑一遍。”

可以肯定的是,ChatGPT有一件事很关键,就是建立起真实的用户调用和模型迭代之间的互动。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寻求来自神秘力量的“答案”迎合了人类对未知的迷茫与恐惧,也满足了人们对未来的好奇与渴望。

“大家都在尝试ChatGPT的边界,因为任何新的技术出来,一定有它的边界,哪些地方是适用的,哪些地方是不适用的,当技术边界被探索和开发之前,它充满了神秘感和想象力,就会有很多人往里扎。基于ChatGPT现在的技术模型和方式,我个人是谨慎乐观,但是它肯定会让很多效率上的东西发生变化,特别是文本和图形生成。” 唐勇表示,“非创意性的生成,叫再创作,不叫创意。ChatGPT不是创作,而是再创造。用它写一段文案还是可以的,比如把迪斯尼的漫画抓取过来,根据该漫画去生成图案或者漫画是可以的,这叫已有知识经验的积累总结和再创造,但创意是没有办法实现的。问题的核心类似于移动互联网一样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它是在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本身积累沉淀的知识体系之上,在整个文字知识体系上的再创造能力和总结能力上的进步,其核心是在对语言文字的理解和再创造的能力上前进一大步,但不会完全替代某些行业。”

国产化道阻且长

ChatGPT横空出世,带火了大语言模型和AIGC(即AI Generated Content,是指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也触动了各路技术大牛的神经。从一众功成名就的大佬和技术骨干纷纷入局ChatGPT,足以证明这一领域的火爆程度和前景。目前,国内科技企业虽然有布局,但相比国外仍有较大差距,这也给了初创企业机会和空间。

工信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人工智能加速发展,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核心产业规模超过5000亿元,企业数量接近4000家,智能芯片开源框架、智能终端等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一大批优秀的领军企业和专精特新企业加快发展,人工智能日益融入千行百业,成为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新型工业化建设的重要驱动力量。

在关于未来我国人工智能发展方向的问题上,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认为,大模型的技术突破代表了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可能会带来一场强人工智能和通用人工智能为驱动力的“工业革命”,那么中国在该领域内必然不能缺席。

周鸿祎提出,建议通过建立大型科技企业+重点科研机构的产学研协同创新模式,打造中国的“微软+Open AI”组合引领大模型技术攻关,并支持设立多个国家级人工智能大模型的长期开源项目,打造开源众包的开放创新生态。从建设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出发,筛选技术基础好的产学研机构,组成优势互补的产业协同组合。

ChatGPT也成为两会提及的高频词汇之一。3月5日,ChatGPT的相关问题甚至被带上了“部长通道”。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答记者问时表达了对 ChatGPT应用前景的期冀,“我们希望,既通过科学研究、技术牵引,也通过场景驱动、用户需求,把它结合起来,使得AI不仅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为中国科技作出贡献,也希望从事AI研究、转化的大学、科研院所、企业自身能够有更好的进步和发展,为推动AI发展以及为国际社会作出中国贡献。”

新一轮洗牌不可避免

北京知识安全工程中心资深研究员张捷接受采访时表示:“要能够与美国竞争,美国无论是ChatGPT还是Anthropic,背后都站着巨头,都是万亿美元市值的资金背景,实力都不可小觑。而这个网络的洗牌,也是中国和美国的竞争,头条(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的国际影响,也在洗牌的过程当中。”

或许是由于全民追捧,但凡和AI沾边的企业都在急匆匆地公布ChatGPT相关技术和产品计划。受限于企业规模和赛道属性,它们做不到像通用性ChatGPT那样包罗万象,但它们没时间等,因为有人这样说,“如果企业搭不上ChatGPT这班车,很可能会被淘汰”。

张捷说:“我们可以看到在ChatGPT诞生以来,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达到了一亿用户,也就是说这个用户量超过了临界点,这也是为什么它被全球热议的原因。而这个一亿用户的获得对其他追赶者是非常困难的,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要获得一亿用户,都需要巨额的投入,它已经把对其他平台的门槛建立起来了,之后还有哪个平台能够取得与之比拟的用户量?需要多大代价才能够取得这样的用户量?这里的投入是海量的资金和巨大的风险,所以对其他平台的洗牌是不可避免的!”

他进一步阐释,因ChatGPT的出现,网络巨头必将洗牌,元宇宙、虚拟人与虚拟产权体系的结合,使虚拟的世界真的有了分配实体财富的能力。网络时代的平台博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军备竞赛。这一次是人工智能和虚拟人的竞赛,也是美国对中国网络平台的定向洗牌。

唐勇表示,“就行业热点而言,这些国内参与进来的大公司是有机会的,如果说把ChatGPT国产化这方面的创业分成三层,第一层是BAT这样的大公司,因为核心ChatGPT是用全量模型去做计算的,参数上、级别上对整个资金链的要求和持续投入非常高,会有一两家是有机会的,甚至都有机会,只是应用点不一样而已。第二层是像王小川、王慧文等,他们以前在科技界的行业应用里已有成功案例,他们的眼界,以及顶尖技术人才所应具备的专业能力、融资能力,以及持续投入的能力,会令他们有机会。对于普通的创业者而言,围绕ChatGPT去做一些应用,也是有机会的。如果是做ChatGPT的模型和计算,则本身是很难的,在这里面需要挑战一点,即你在垂直领域中的专业性,能否超过ChatGPT的基础模型。中国的核心技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与国家的要求、政策法规是相关的。对所有人都是机会,如果说做得好的话,市值翻倍不是问题。”

移动互联网时代里,掘到最多黄金的企业,并不是打造了底层操作系统的安卓,而是抖音、微信、淘宝等在安卓系统上打造的应用。大语言模型的浪潮里,ChatGPT与文心一言也会催生出许多的创业和投资机会,这可能是一个更有潜力的市场。对创业者来说,与其与巨头们在投入巨大的大模型领域赛跑,不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新的AI土地掘金。

ChatGPT所带来的革命将会深刻地改变当今世界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重构产业格局,是人工智能领域推动工业乃至社会变革的重大战略机遇,亦是未来发展兵家必争之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