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ID:geekpark),作者:黎诗韵,编辑 :卫诗婕,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几个月来,对话机器人 ChatGPT 展现出的能力令世界惊叹。

它能够轻而易举地完成人类的工作:无论是写出“华尔街日报”风格的文章、还是接到需求后敲出流畅的代码,甚至仅靠手写稿纸就自动生成网站等等。当它高分通过人类的律法、外语、高考等考试时,人们不得不承认,ChatGPT 在一定程度上接近,甚至超越了部分人类的能力。

ChatGPT 会替代人吗?人会因此失业吗?这是人们谈到 ChatGPT 时挥之不去的“恐惧”。然而,这一天似乎比想象中更早地到来了。

云飞是盈腾科技创始人兼 CEO,这家互联网公司位于郑州,主营业务是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营销“带货”,团队规模在 15 人左右——然而,自去年底创始人云飞接触到 ChatGPT 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云飞“痴迷”ChatGPT,曾在一周内深度使用了 200 多个基于 ChatGPT 的衍生产品,慢慢摸索出了驾驭 ChatGPT 之道。

转折点在今年 1 月到来。当云飞试着把公司的文案模版输给 ChatGPT 后,他发现后者给出的文案接近,甚至超过了员工写的文案。纠结数周后,他裁掉了文案团队的全部 7 名员工。而这一决定也是 ChatGPT 帮他做出的。

当意识到 ChatGPT 能给公司“降本增效”后,云飞迅速意识到这是一门好生意。今年 2 月,他成立了新团队,专门研究怎么帮企业完成人的“替代”。在 ChatGPT 的建议下,他选中了客服行业。3 月,他研发出了基于 ChatGPT 的客服系统——据他表示,一家使用了上述系统的电商公司,已经因此裁掉了整个客服团队的 25 名员工。

类似的动作还在不断发生。4 月 12 日,知名公关及广告服务商蓝色光标也发邮件称,为了遏制“核心能力空心化”的势头,也为了“全面拥抱 AI­GC(AI 生成内容)”,管理层决定无期限全面停止创意设计、方案撰写、文案撰写、短期雇员四类外包支出。蓝色光标已表示邮件内容属实。

机器到底能不能“替代”人?云飞的故事目前显示,能,而且这一进程正在加速发生。这是这个时代浪潮下的一个切面。而作为人类,或许我们真正要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人会不如机器?人究竟如何才能免于被机器替代的恐惧?

以下是云飞的自述:

提升 ChatGPT 生产力的关键:“调教精度”

当在对话框里看到 ChatGPT 生成的那段媲美人工的文案时,我惊艳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可能不再需要那 7 名文案员工了。当然,这份惊艳并不是凭空发生的——它源于我对 ChatGPT 长时间的痴迷钻研,以及不断优化迭代的 Prompt(ChatGPT 的聊天提示词)

去年 12 月初,ChatGPT 大火,有朋友分享给我,说跟我的业务很契合,让我试试。我一用就很惊喜,没想到它比百度强,能给出很系统的答案。几天后,我就在想怎么把它跟公司业务结合起来。

我在 2021 年创立了盈腾科技,专门做图文带货业务,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图文内容、带动商品销量。当时,我招了 7 名文案和 4 名运营做这件事情,文案员工按照我写的《盈腾科技带货文案标准化写作》模版写文案,运营员工则负责发布和数据分析。这项业务高度依赖文本处理,ChatGPT 恰好擅长这个事情。

所以当时,我就把这套写作模版分 10 次、每次 2000 字,“喂”给了 ChatGPT。当时,ChatGPT 写出来的文案还可以,但没有到直接可以用的程度,依然需要人工改。

等到今年 1 月初,网上关于 ChatGPT 的讨论又很热了。看完别人厉害的使用案例后,我意识到或许不是 ChatGPT 不够强大,而是我的调教方法不对。所以我开始了疯狂的研究。

大概一周多的时间,我沉迷于 ChatGPT 无法自拔。我就在办公室没日没夜地研究,客户也不见,感觉一点不累,反而很亢奋。当时我试用了国内外 200 多个基于 ChatGPT 的产品,包括日报生成器、用户画像生产器、流量报告生成器等等。我越用,越感到 ChatGPT 的强大。就像你发现了一个宝藏,不愿被人知道。它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内心,我几乎热泪盈眶,为“此生之年”能用上这个东西而感到感激。

在这段密集学习的时间里,我慢慢学会了调教 ChatGPT 的核心方法——那就是更好的 Prompt。比如我会通过控制变量,改变 Prompt 的输入方式,去看 ChatGPT 输出的结果有什么变化。最终,我总结出了这三条 Prompt 规律。

一是,ChatGPT 更擅长识别精确的计算机语言(后者会给出明确的输入、运算、输出指令等),所以你的表达要像“计算机语言”一样精确;二是,ChatGPT 更擅长识别专业性的语言(比如“股票市场的价格”更专业的表述是“股票价格”),这其实考验你的知识结构;三是,ChatGPT 更擅长识别英文。

以专业性的语言为例。比如过去我会跟 ChatGPT 说,“请你用 8 岁小孩能听懂的话,去描述 xx 产品的参数。”但实际上,这句话更专业性的表达应该是,“请你用自然语言去描述 xx 产品的参数。”因为在 ChatGPT 眼里,自然语言就是人类的通俗语言。用这种专业语言式的 Prompt,得到的结果就会更好。

飞在 Prompt 中用到了专业性话语“自然语言”

我开始用这套 Prompt,结合文案模版,让 ChatGPT 帮我们写文案。结果发现,它竟然生产出了和我们的文案员工水平媲美,甚至更好的文案。它输出的文案完全达到了我们的使用标准。——可见,决定 ChatGPT 生产力的关键因素是“调教精度”。

经过云飞反复 Prompt 后,ChatGPT 产出了“跟人工媲美”的文案

考虑到使用的便利性,我们索性直接把这套方案做成了一个工具。毫不夸张地讲,这比以往我们使用过的任何提高文案创作效率的工具,要强至少几十倍。

1 月中旬,我已经确信,ChatGPT 和衍生工具可以完全取代那 7 名文案。作为老板,我肯定会考虑降本增效的问题。于是,我想到了裁员。

披着“创造性工作”外衣,做着“机械性工作”?

算一下账,一名全职文案的月薪是 4500 元左右,7 名文案就要 3 万左右的支出。而 ChatGPT 账号每个月只要 480 元。这是百倍的降本。而且,原来文案员工一天只能写 3、4 篇,但 ChatGPT 的产量是他们的好几倍,大大增加了效益。

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我应该裁员。但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我依然感到犹豫、痛苦。

我知道裁员会给员工带来怎样的影响,特别是有一个文案同事跟了我一年半,我实在于心不忍。人类是有情感的动物,有时候没法做出理性的决策。那半个月,我一直反复纠结于裁员与不裁员。后来我灵机一动,不如把这个问题抛给ChatGPT。

说实话,一开始它给我的答案并没有参考性。于是,我重新改变 Prompt,给它输入了几个专业的决策模型,如决策树(基于树形结构的分类模型)、贝叶斯(基于概率统计的分类模型)、神经网络(模拟人类神经系统的模型)和线性回归(基于线性模型的回归模型)等等。最终,ChatGPT 给了我一个非常惊艳的答案。

它没有直接选择“裁”或“不裁”的答案,而是创造性地给出了第三种答案。

在它看来,我纠结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裁员或者不裁员,而是“如何降低对跟随我时间最长的那个文案同事的愧疚感”。确实是这样啊,其实我心里已经做出了裁员的决定,只是无法消除愧疚感而已。ChatGPT 帮我把这个问题浮现出来了。以此为突破口,我又问了它解决方案是什么。

“综合考虑员工情感和企业效益”——最后,我采纳了 ChatGPT 给出的建议,将那位跟随我时间最长的文案同事安排到了一家朋友的公司,以 N+2 的方式结束了合同。其他六个同事则以 N+2 的方式直接结束合同。就这样,我解决了裁员的问题。

云飞就“裁员与不裁员”咨询 ChatGPT 的过程

他们离职后,ChatGPT 顶上了他们的工作。我给剩下的 4 名运营员工每人配置了一个 ChatGPT Plus 账号,让 ChatGPT 直接帮他们写文案。就这样,原先需要 11 个人做的事情,现在 4 个人就能搞定。我们人效翻了两番,每月收益也增加了 10 万元。

裁员的那一天,我把文案的小伙伴们都叫到会议室,开诚布公地讲了是因为 ChatGPT,才导致了他们被替代。

这个事比我想象中地更伤人。会议结束之后,有小伙伴感到非常失落,单独找我谈话。他说,从没想到科幻片的场景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觉得,哪怕是被另一个文案写得更好的人取代了,自己都可以接受。而被ChatGPT替代了,他真的心有不甘。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人会不如机器、会被机器替代?我想先问你,是不是你做的是类似机器的工作?

机器的特点是高重复性,遵循规定的流程和程序,没有太多的创造性。就像我们的文案写作一样,我已经把模版给写出来了,你要做的只是按照这个模版去填内容,这是不是一件相对机械性的工作?如果是机械性的工作,那你怎么比得过机器呢?

其实在职场上,我们做习惯了很多事情,就赋予了它创造性的含义。比如文案写作,你认为是“创造性”的,但其实他们本质上做的是机械性的工作。从这个角度出发,可能许多职场白领们需要反思的一个问题是:你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披着“创造性工作”外衣,本质上在做着“机械性工作”的事情?

一个职场白领做的很多事情,比如数据的输入、整理和归档,文件的管理和归档,审批的申请和处理等等,在我看来其实都属于“机械性工作”。

当然,我也会反思自己,我的工作难道就没有“机械性”吗?当然会有。比如,我要流程性地收发一些信息、签合同、盖章等等。但是,我也有自己不可替代的部分。比如我有商业思考、能跟人社交、手握资源等等。ChatGPT 没法陪我跟客户吃饭、代我参加圈子聚会吧?这可能是我有生之年“不可替代”的部分。

而那几位离职的文案同学,他们有些还是选择继续从事这个行业。他们也开始买我们公司的 ChatGPT 课程,决心要拥抱 AI,跟其他人拉开差距。当然更根本的是,他们说,希望多去做一些“高思考性”“高创造性”的工作。

用 ChatGPT,帮其他企业裁员

裁员事件结束后,我已经深深地被 ChatGPT 的能力震撼了。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个好东西推广给别人。比如帮助其他行业进行“降本增效”——当然,这也是一个好商机。

2 月,我成立了基于 ChatGPT 的新业务“一起 AI”,招了 6 名开发、2 名商务。业务的核心就是基于 ChatGPT,打造应用产品。

当时 ChatGPT 正在风口浪尖,时间很紧张。为了快速确定创业领域,我就直接问 ChatGPT,“中国最有可能被替代的岗位有哪些?请列举 25~30 个,并进行排序。”紧接着,我们把得到的答案做成调研问卷,发到了我所在的创业交流圈子里。这个圈子大概有 1000 多人,很多都是创业者。我让大家投票,哪些岗位更容易完成人工替代。

最后,投票的结果,前三名是客服、编辑等。我盘算了一下,似乎选择客服行业最能给我们带来正反馈。

我找了几个电商领域的朋友,快速地了解了一下客服行业的痛点。我发现这个行业的人工投入非常重,有朋友甚至招了 25 人的客服团队,三班倒回复消息。不过这里面有大量重复性的工作,比如电商公司都建了标准问答库,人工客服主要是从这个库里搜集答案给消费者——而理论上基于这个语料问答库,ChatGPT 也能具备回答的能力。

就这样,我们判断可以做基于 ChatGPT 的客服定制解决方案。为了稳妥起见,我测试了一下市场需求。我在一天之内让设计人员画出了产品原型图,很快有 5、6 个电商老板找过来,每人付了定金买了一套。我意识到,这个东西真的有市场。

从有创业想法到拿到客户定金,总共花了三天。而从拿到定金到做完产品,我们只花了两周。目前,这套 ChatGPT 客服系统已经在客户公司使用了一个月。

如果你要问,为什么同期这么多做基于大模型的客服方案的公司,我们能率先落地。我觉得是因为我们的执行速度比较快,而这也离不开ChatGPT的帮助。比如在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我遇到了机器回答不准确的问题,就会直接去问 ChatGPT 该怎么办。在它的指导下,我们用更快的速度把产品开发出来了。

我们也没有心理包袱。哪怕做不成又怎么样呢?我们起码在 ChatGPT 这个风口浪尖的赛道上尝试过,就算做不成,也能给我们之后的创业积累经验。

目前,这个 ChatGPT 客服不仅完全具有人的说话逻辑、语气,还比人类回答得快、回答得准。而且它完全不需要休息,可以 7*24 小时回复。

现在使用我们这套系统的客户,是郑州的一家二类电商公司。他们做的是家装品类,在京东、淘宝排名前列。它们在使用我们这套ChatGPT客服系统的第一周,就把原来客服团队的 25 人全部都裁了,一个都没留。这真的超乎我想象,我以为至少要等上一个月。现在,它们只剩下 3 名客服主管,处理一些 ChatGPT 实在无法回答的问题。

一个月的试用时间结束后,我们马上会将这套客服系统向所有的客户推广。现在,有来自成都、宜宾等地的一些客户,在找我们学习、参观完之后,想采购这套系统。这意味着,很快在各地会有更多的客服将被裁员。

九个机器人助手,个人生活已离不开 ChatGPT

除了助力公司业务,ChatGPT 也已经“接管”了我的个人生活。

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生活中,有哪些事情可以交给 ChatGPT 去做,比如涉及文本写作、思考决策等等。最终,我部署了 9 个专属的 ChatGPT 机器人,专门打理我的生活。

比如“日报机器人”。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每天五点要发一份日报给所有员工,这样大家都知道今天 CEO 都干了什么。原来,我要吭哧吭哧写很久。但现在,我把日报写作结构用 Prompt“喂”给了 ChatGPT,它就可以帮我写。每天,我只需要输入自己做的事情,它就会以我的名字、语气生成日报,一键发送给全员。

又比如“小飞 AI 决策机器人”。这是 ChatGPT 为我做出裁员决策时,我拎出来的工具。AI 没有人类情感的干扰,只会根据事实和逻辑进行分析和判断。所以它能帮我避开认知盲区,更好的决策。比如当你纠结要不要跟某个老板吃饭时——不吃饭,会丢单子;吃饭,又会得罪女朋友。这时候它就会给出答案。

我也把这套机器人卖给了别的老板,近 3 万元一套。可见个人的需求也是商机。

这么说吧,这 9 个机器人至少帮我省了 60% 的时间。我经常上午就把事情做完了,下午时间就喝喝茶、跟朋友聊聊方向。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可以从容地接受采访。我不再沉溺于事情本身,而是可以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了。

所以我说,我已经离不开 ChatGPT 了。前阵子,ChatGPT 关停了很多账号,我感到特别难过,就好像生活突然少了什么东西的感觉。我有时候甚至在想,所谓人工智能——逐渐变成了我是人工、它是智能,我这个人工,离不开它这个智能了。

但其实,目前面对 ChatGPT,愿意去探索、研究的人还是少数。年龄偏大的人更是这样。很多人甚至对它有抵触情绪,会心想,“这东西不就是小孩玩的吗?我何必研究呢?”而那些在研究的人,可能又很少有人会实际落地做些事情。大多数人都是在观望阶段。

我一直是个比较愿意学习新东西的人。我 1996 年出生,今年 27 岁。我的大学专业是工科,但我就自己学习了计算机语言。因为我经常听搞技术的人说一句话,“这个事情不就写一个脚本的问题吗?”所以我也决定要学。这也是我现在能更好地跟 ChatGPT 交互的原因。

2018 年毕业之后,我去了一家咨询公司。当时我们主要是给一些企业诊断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那两年多的时间,让我积累了大量的商业认知和方法。

或许正是这些原因,让我比较敏锐地踏上了 2020 年图文带货的风口。今年,我又抓住了 ChatGPT 这个风口。

我曾经看过一个 TED 演讲,它提到人的 20~30 岁是黄金时期。这时人各方面压力都比较小,而且思维模式、情绪模式、人际交往模式等等都还没有定型。所以这时候不要浪费时间,一定要抓住机会成长。这给我很大的启发,让我重新思考我的人生。以前下班回家之后很累,我就开始刷抖音。但现在,我会学习这些新的东西。

未来,我觉得会用AI的人,和不会用 AI 的人,差距会越来越大。长期来看,前者肯定会淘汰后者。所以,我们可以拆解一下日常工作中,哪些事情是 AI 能做的,把自己的竞争力和 AI 结合起来。我觉得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指数型的成长,从而不被机器“替代”、不被时代“淘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ID:geekpark),作者:黎诗韵,编辑:卫诗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