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碰撞 民声的回鸣

有品格 有良知 有深度 有温度

图源网络

对于科学与神学的重新思考

近代以来,尽管科学越来越成为社会的主流,科学发展到今天,核能开发利用,基因编辑,ChatGPT等人工智能让人多次惊叹于她的神奇,但是在世界上不少地方,人们的信仰还是会在科学和神学之间摇摆。当科学发展迅速,科学理论获得突破之时,相信科学的人数扩大;反之,当科学发展受到阻碍,科学理论遭遇矛盾,甚至科学因此遭遇危机时,部分相信科学的人便开始迷茫,又转向神学寻找出路。

诚然,今天的科学已经走出了她的婴儿时代,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她对物质的百分之百的盲信,反思了她对于理性的至高无上的推崇;如今的神学,尤其是西方的基督教,也不再是中世纪的极端宗教。经过与时俱进的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基督教相对过去已经十分地包容与宽容。那么在根本上,革新后的神学是否值得相信?今天的科学和神学有什么可以相通的地方?科学是否因拥有核能开发、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等“瓶中的魔鬼”而沾上了神性?“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的说法是否有它的缘由和深刻意义?

最近我在想一个问题,就是人类真的是达尔文所认为的从猿进化而来的吗?因为人们对于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关于物种进化的观点的质疑始终不曾间断,如今更有上升趋势。当然达尔文的这部划时代巨著并非是闭门造车的产物,其中有他千辛万苦的实地考察得到的各种证据作为支持。人们之所以能够对它进行质疑,是因为达尔文所列举的考察事实数量有限,样本的大小不足以精确地反映总体的状况,并且如今的人们拥有可以作为反证的新的事实。

我的思考是:如果人类真的是从猿进化来的,并且进化的过程完全出于自然选择,没有预先的设计或编程,那么为何地球上有成千上万种生物,除了人之外,却没有一种其他的生物,最终进化出类似于人类这种类型的智商?或者哪怕是跟人类相比,属于较低级的脑残智商那样的生物呢?在正常情况下,按照概率统计的规律,在生物智商值的统计图表中,各种生物智商值的数据曲线应该是呈现正态分布或者其他圆滑分布形状的。

图源网络

如果人类并非自然选择的产物,而是经过事先设计或编程,然后通过基因遗传和变异,一步一步地进化到今天的话,那么就很可能有一种类似于“神灵”的超自然力量,冥冥之中中设计与推动人类的诞生和进化。引以为豪的人类也仅仅是宇宙中“神灵”们的试验品,或者是“神灵”们制作的“机器神灵”,这同当代人即将设计和制造出的“超级机器人”是一样的道理。但是,在上帝造人和制造“机器神灵”的方法上,我不太相信它一开始只造出一个亚当和一个夏娃,而应该是造出一组亚当和对应的一组夏娃。因为凭着上帝的智商,它应该知道近亲繁殖的严重后果。

另外,宇宙之神秘,乾坤之奇妙,万事万物似乎都是大环套着小环。现代物理学也为我们揭示了原子世界的奥秘,就是说原子像是一个小宇宙,原子中有组成原子核的质子和中子,以及围绕原子核飞速旋转的电子。并且原子中可供电子作绕核旋转运动的空间很大,大到远远超乎人类的想象,而且还有比原子核更小的夸克存在。以此推论,原子中是否还存在着一个人类不可探见、跟太阳系、银河系以及河外星系类似的微型宇宙?人们迄今为止能够看见的世界是否“客观”得如人们所见。

并且,根据人类迄今为止对宇宙的探索和发现,茫茫宇宙中,似乎只有在地球上,有着如此既设计精巧和完整、却又极其残酷和荒谬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生物圈和生物链。不少科学家凭借目前的技术,期望在其他星球上发现跟人类相似的智慧生物。但是他们是否想过:在那些人类目前能够涉及到的,看上去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如果真的有智慧生物存在的话,那么他们靠食用什么有机食物生存?那里是否也存在着像地球这样的生物圈,是否有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小鱼小虾?另外,尽管外星球存在生命的概率可以说是很大,但这很大的概率,是否需要在一定的时间跨度,才会得到呈现与验证。也许我们人类生存的时间还远远没有延续到这个跨度,自身就由于星球的崩溃而消失了。也许人类已经遭遇过外星生命的到来,但那是在十分遥远的史前时代。

即使在精神领域,人类也有许多一时难以解开的谜团。

一是人的意识究竟来自于何处?人的意识如何发展成思维?如果人的意识和思维仅是从自己肉体大脑中生长出来,并且随着实践的推进而逐步发育成熟的话,那么如果没有一些“种子”或“根基”的话,意识和思维,尤其是逻辑思维,又是在人出生后的哪一刻突然觉醒的呢?仅仅依靠外界的零碎信息,就能如此迅速地促使思维与逻辑思维的成长?这是否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人从婴儿的懵懂无知开始,到他精通数学、物理、化学、医学、社会、经济、心理、历史、、天文、地理和政治等学科与学问,从头脑类似于一张白纸,进化到可以设计出上天入地的各种交通工具,可以开发出原子能、太阳能、计算机、现代通讯、航空航天技术乃至人工智能。这众多的思想、知识和技术,如果不是来自于人类意识中被造物主预先安排好的基础、原型与结构,不是出于造物主事先编写好的程序,就是想想这些思想、知识和技术的复杂、精妙和奢侈,也真是有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二是让人感到费解的是,既然一个人的精神归属于自己,为什么在他独处时的思维,同他在他人面前以及人群中的思维,会有很大的区别,有时甚至会有天壤之别?这是否说明了人的思维是一种波,波与波之间会产生干涉,或者增强,或者衰减。也许在独处时,人的思想更加接近事物的真相、天道和“神灵”。并且那些内向的人中的一部分(跟一般内向的人不同,他们的内向主要并非出于害羞),他们更偏好思考世界和宇宙的真相,于是他们便离开愚眛、偏见和欺骗较远,距离神灵和上帝要近一点点。另外,现代天文学中的黑洞,现代物理学中的“弦理论”告诉我们,物质似乎就是能量的振动,其本质就是“非实体”,或者世界上不存在“实体”与“非实体”之间的界限。做个大胆的猜测,既然按照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公式,物质可以转化成能量,那么反过来,能量是否也可以转化为物质?

三是我觉得,迄今为止,人类所有在科学领域的重大发现和发明创造,所有在艺术领域的创作,固然是出于杰出的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和艺术家们的辛勤实践和思考,但是如果仅仅靠他们的勤奋思考和实践探索,背后没有某种超物质、超自然神秘力量推动的话,怎么会有他们的灵感迸发?他们的辛勤刻苦,其最终效果也许仅仅是感动了“神灵”,促使“神灵”把世界的真相向他们透露或输送了一部分,同时向他们伸出了协助和嘉奖之手。

图源网络

不信请看看牛顿第二定律、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毕达哥拉斯的勾股定理、麦克斯韦方程组、傅里叶变换、德布罗意方程组等等。它们哪一个不是用最简洁和审美的数学关系式,道出了宇宙中物质运行的规律?如此精巧的设计,也许只有“神灵”才能够做得出来。所以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早就认为:教育不是将知识单纯塞入学生们的大脑,真正的教育是将学生们灵魂中已经存在的,关于世界的知识与真相“提取”出来。这个思想可谓洞察力超凡,与神较为接近。

按照柏拉图的理念,人的知识与真知,就如同诗歌、音乐、舞蹈、逻辑、公理等,也如同人们对于“神灵”的感知和宗教一样,并非全部是由人们后天习得的特质,而是在人类的先天,就部分地被造物主镶嵌或者植入于人的身体和精神的遗传基因之中。这种被“神灵”先天植入人的遗传基因之中的东西,也许就是当代医学所谓的遗传密码,它们也可以说是构成人的身体和灵魂的基础、结构和原型。那么这些先天特质究竟由什么力量植入人的灵魂?在目前人类还没有获得任何可靠证据之前,只能暂时由上帝和“神灵”去担责了。

曾经看到一篇报道说,近年来世界上有一千多位科学家签名,一起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出质疑。就如有人指出的,其原因之一是尽管如今已经出土了诸如“北京猿人”等从猿进化到人的过程中的化石,但是却未曾发掘到关于生物们进化到它们中间状态的那些化石。无数考古证据拼接起来,最后给人们的结论还是有着很深断层的“突变”和“变异”,而不是平滑过度的“渐进”进化。原因之二是通过现代解剖学,人类愈发认识了细胞的真面目,由此惊叹:细胞如此复杂严谨的构造和布置,一开始怎么可能单单通过从最原始的有机物分子进化而来?病毒寄生于细胞的存在,是否有其自身的目的与感受?人与生物乃至于万物,究竟是上帝创造还是进化而来,这本来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千古之谜,有了这样的千古之谜,就不得不让人对唯心主义保持一份包容和尊敬。

所以,众多科学或思想大师比如牛顿、帕斯卡尔、笛卡尔、康德、波义耳、法拉第、韦伯、爱因斯坦、莫尔斯和莱特兄弟等,他们或者原先就相信上帝,或者到了晚年由相信无神论到皈依上帝,或者对上帝的存在与否持将信将疑的态度。因为一是他们懂得理性的局限,二是他们遇到了许多到目前为止,人类的实践和科学理论迈不过去的门坎。比如万有引力定律中的引力场是通过什么介质作用于物体?阴阳电荷在磁场的作用下,为什么会相互吸引?著名的实验中,光子通过两个狭缝的行踪,为什么会随着观察者的观察而改变?量子为什么一经观察就会坍塌?量子纠缠又是怎样超光速瞬间传输彼此的信息的?

图源网络

但是无论如何,科学作为人类存在迄今为止,能够最有效地解释日常生活和社会现象、并且得心应手地用来改造世界的工具,还是值得人类去严肃地信仰与崇拜。大部分科学定理、公式和结论,都在人类长期的实践中得到了检验和验证,它们被人们使用的结果,也跟现实不会有太大的偏差。这些科学的定理、公式和结论,不管它们来自于“天启”,还是来自于对人的先天知识的“提取”,也都是发明者和科学家们呕心沥血得来的劳动成果。如果人们抛弃科学以及科学方法的话,社会生产力将受到极大的摧残和破坏,人类甚至又将退回到饮血茹毛、蒙昧无知的原始时代。所以对于今世也就是时间尺度有限的此岸世界来说,人需要相信和尊重科学。但是对于来世,也就是时间尺度无限的彼岸世界来说,人们可以带着宗教的期望,对于“神灵”的存在与否将信将疑或者有条件地相信。

是否可以这样认为:经过科学理性检验与关照的神学中的某些思想和观念已经不再算是迷信,这部分神学和迷信有着本质的区别。科学也正在从各种神学与神秘主义身上,获得比以往更加丰富的灵感,比过去更加开放和更加包容的思路。但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科学与宗教似乎应该如康德所划分与主张的:“凯撒归凯撒,上帝归上帝”。它们在大体上是各司其职,科学主要用于判断和解决真伪问题,宗教则可以用于分析和处理善恶问题,并在科学的发展和利用过程中,弘扬人类的趋善避恶本能,保持人该有的谨慎,守护人类对于自然和宇宙的那份敬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